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電子書 > 都市 > 失憶後,死對頭竹馬把我寵上天小說 > 第79章 “上刑。”

-

她有些懵懵然的眨了眨那雙漂亮的眼睛。

緊接著,原本半含在眸中的晶瑩便徹底滾落。

男人有些乾燥的唇肉擦過她柔嫩的下腮。

溫熱柔軟最終落在了她的唇上。

沈醉歡隻覺得一種微苦鹹澀的滋味漸漸在她口中化開。

顧長策直到將她的唇肉吮的紅腫發麻之時,才緩緩放開她。

女子一副麵浮緋紅,眉目含情的模樣。

柔軟唇肉上尚且殘留一抹未洇乾的水光。

她隻覺得自己的心臟在一下一下緩慢堅定的跳。

嫩白的手指也不自覺的攥緊了鋪展在雙腿上的霧青色裙襬的布料。

淺淡的眸光移到麵前男人的臉上,隻見他眸色漸深。

顧長策冇說話,趴在她身上冷靜了一會。

才緩緩抬起頭來,見她眼下一抹不明顯的青黑,於是便裝作隨意的問她:“最近睡得不好?有做夢嗎?”

他修長手指輕輕在沈醉歡眼角下的地方摁了一下。

沈醉歡點點頭,說:“......睡得不好,每晚都做夢......”

也每晚都想他。

手指在她眼下頓了一下。

顧長策嗓音有些啞:“....走之前給你留的安神香點上冇有?”

沈醉歡眨眨眼睛,說:“...忘了。”

前幾日光顧著幫黃夫人去城郊軍營救助傷患。

忙的厲害,這等小事自然也便忘記了。

這話落下,他沉默了一會。

良久,才語調平緩的開口說:“...日後即便我不在,也彆忘記點,有助於......你身體恢複的。”

沈醉歡一聽這話,鼻梁皺了一下,眯細了眼睛,語氣有些婉媚的回他:“知道了。”

但雖話是這樣說,她的目光在顧長策現今成熟沉肅的麵容上繞了一圈。

忽而感到一種奇妙的感覺在心中緩緩升起。

誰能想到曾經那個張揚惡劣的少年會變成這副樣子呢。

時間真是個怪東西。

甚至能把人變得不像自己。

這樣想著,沈醉歡有些忍不住想笑。

她眉眼彎彎,咬著嘴唇將腦袋埋在他頸脖處蹭了兩下。

顧長策有些癢,但並冇有躲開,反倒輕輕捏了一下她嫩白的手心,低聲問:“怎麼了?”

沈醉歡低而短促的笑了兩聲,平複好情緒,纔回他說:“冇怎麼。”

頓了頓,又加了一句:“就是突然很喜歡你。”

她喜歡二十四歲的顧長策,於是在這一刻甚至有些想念起十七歲的他來。

沈醉歡忽然開口:“夫君,我會快點想起我們之前發生過的事情的。”

聞言,他深幽的眸光微閃。

沈醉歡聽到他低低應了一聲“嗯”。

兩人十好幾天冇見,久彆勝新婚。

然而此時此刻,顧長策將她抱在懷中,卻隻是覺得安心,再冇升起其他旖旎的心思。

月落中天之時。

他們躺在榻上,頭抵著頭說了許久的話。

月華如水,緩緩從榻邊半支起的小窗外傾瀉進來。

在地麵上投射出一片光影分明的亮色。

待沈醉歡迷迷糊糊睡著之後。

顧長策才穿上鞋襪,下榻走至香爐邊上,點上一片從家中帶來的安神香。

香片被點燃,淡青色的煙霧緩緩升起,又慢慢散開。

他低垂下眼睛。

又緩步走至榻邊。

目光在沈醉歡熟睡的麵容上停留了片刻。

才披上玄色外衫,朝房門外走去。

-——

未初。

雲中城,獄。

暗道的壁燈亮著,豆大的燭花搖搖晃晃,映照著潮濕冰冷地麵上的水光。

耳邊時不時的傳來被關押犯人的慘叫。

顧長策獨自一人穿過獄中深幽陰冷的暗道,最終停在了一間守衛森嚴的牢房前。

牢房的門大敞著,副將宋昱正在那裡審問犯人。

他眉頭緊皺,幾乎結成了一個疙瘩。

雙手也緊緊握成拳,好似遇到了什麼極其棘手的事情一般。

忽然轉過頭,卻見顧長策已經站到他身後了。

宋昱猛然驚醒,忙拱手見禮,叫了聲大人。

顧長策擺擺手。

目光移到對麵被緊緊縛在刑架上的年輕男人。

隻見他膚色較深,身軀高大,深目挺鼻。

一看便是個異族男子。

這人正是此次被活捉的匈奴休屠王的親弟弟岱欽。

他方纔已經受了一輪刑,身上儘是大大小小的傷口和臟汙的的血跡。

頭髮也亂糟糟的黏成一團,麵色蒼白,嘴脣乾裂,好不狼狽的模樣。

隻不過一雙眼睛中仍舊滿是桀驁不忿。

有兩個獄卒搬了一把紅木太師椅過來。

顧長策姿態隨意的靠坐在上麵。

修長手指細細摩梭著腰間銀玉扣。

收回目光,轉而問宋昱說:“審問的如何了?”

宋昱聞言,憤恨地咬緊牙關,從額頭上滾落下一滴汗來:“......將軍,他什麼也不願說。”

“獄中刑法幾乎輪了一遍,卻愣是不肯張口。”

當然,他下手也有所顧忌,唯恐將人給弄死了,畢竟不是普通俘虜。

聞言,顧長策冷笑一聲,道:“不肯張口就接著用刑。”

宋昱為難道:“....將軍,這人約莫已經到極限了。再用刑怕是....”

這話還冇說完,便被眼前的男人驀地打斷了。

“就算他不說,我也照樣可以找到休屠人在哪?”

男人的神色隱匿在一片晦暗之中,他薄唇微啟,吐出來的話卻是鋒利無比,他說:“東躲西藏的斷脊之狗,何足為懼!”

這話落下,原本還咬死了牙關不長口的岱欽登時麵色一變。

雖說此時他們確實為梁軍所敗。

可兄長是他自小所仰慕的人,他怎能容許彆人這樣說他!

岱欽歪過頭,向旁邊啐了一口血水,目光恨恨的看向顧長策說:“大梁皇帝的走狗!你彆得意,早晚有一天,我哥哥會踏破你邊關十八座城池,到時候,我等著你淪為喪家之犬的一天。”

這話說完。

兩名身形高壯的獄卒便抬著新的刑具架過來了。

這些刑具一眼看上去便比方纔用在他身上的要凶戾很多。

顧長策冇理他,漫不經心開口說:“上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分享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