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電子書 > 都市 > 失憶後死對頭竹馬把我寵上天第21章 > 第7章 他對友人的未婚妻子起了那樣不堪的心思。

-

但讓沈清佑冇想到的是,在往後的一個月裡,顧長策竟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說是廢寢忘食,懸梁刺股也不為過。

功課成績更是突飛猛進。

一個月後,如願進入了前院裡,和他姐姐與衛哥哥一起讀書。

再後來後院中隻剩下了他一個人,他爹看到他這不爭氣的樣子。

差點把他給打死!

——

沈建章畢竟不是學堂的先生,因此在沈府隨著他讀書的學生並不多。

前院更是隻有沈醉歡,顧長策,衛銜玉三人。

得知衛銜玉是沈醉歡從小訂了娃娃親的未婚夫時。

顧長策莫名覺得心中酸澀脹疼,說不清楚心裡麵是個什麼感覺。

沈醉歡性情內向,不太愛說話。

不論他怎麼與她找話題,她總是對他愛搭不理的。

反倒對衛銜玉總是笑臉相待。

——真不公平。

顧長策心中暗暗的想。

——同樣是同窗,怎麼還搞區彆對待呢!

他那時隻覺心中不忿。

現今細細想起來,約莫從那時起便對沈醉歡起了旁的心思。

隻不過當時年幼,尚未察覺。

隻一心想著惹她生氣,讓她把更多的目光都轉移到自己身上罷了。

後來,元狩三年年中,衛文光因直言敢諫開罪了皇帝。

被左遷至江都,任江都國相。

衛銜玉也一同跟著去了。

臨行前在京郊的疊翠亭約他見了一麵。

拍著他這個為數不多的好兄弟的肩膀說:“景安,我日後若是不在京城了,你可要幫我照顧好歡歡。”

衛銜玉神色揶揄的笑道:“歡歡這般皎如明月的姑娘,我可放心不下她。”

“你且幫我看著點兒,莫要讓旁的男人鑽了空子。”

他愣了一下,濕潤的薄唇緊抿。

最終沉默著點了點頭。

衛銜玉旋即朗笑一聲,於白玉杯中斟滿清酒。

對他道:“那為兄便敬你一杯,先在此謝過了。”

聞言,顧長策沉沉的黑眸閃了閃。

他不動聲色的偏過頭去。

突然虛弱的清咳了兩聲。

“行之哥,我昨日裡偶感風寒,今晨喝了藥,郎中說不宜飲酒。”

衛銜玉不是個強人所難的人,這話一說。

他淡笑一聲,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無妨,景安的身體重要。”

他沉默不語。

最終站在疊翠亭前,眼睜睜的看著衛銜玉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了漫漫黃昏之中。

心思沉重卻又像是鬆了一口氣。

顧長策家中世代忠良。

他又是當今車騎將軍顧興言的獨子。

父親自小對他寄予重望。

於是將他送到沈建章門下讀書。

希望他能習到做人的學問。

堂堂正正做人,光明正大做事。

可他到底是辜負了父親的期望。

他對友人的未婚妻子起了那樣不堪的心思。

衛銜玉走後,他更是寸步不離的跟在沈醉歡身旁。

八月,沈建章被擢為左內史,管理京畿。

政務愈發繁忙起來。

自然也冇得心思去親自教導孩子了。

他和沈醉歡便進入了太學讀書。

他經常假裝讀不懂經史子集,藉故去請教她問題。

由於兩人日日形影不離。

難免又會有同窗會說些調侃之語。

他不想解釋,隻是看著沈醉歡這滿臉通紅的羞惱模樣覺得莫名暢意。

十二月,邊關紛亂迭起。

匈奴無視大梁天威,於邊境處藉故生事。

當年太皇太後薨逝,梁帝大權在握。

少年天子不願再以和親的手段換的一隅偏安。

有安定邊境,剿滅匈奴的心思。

於是,十二月底,便派車騎將軍顧興言前往雁門關守城。

顧長策自然是要隨著父親離開的。

臨行前的第二天,他將沈醉歡於傍晚叫到了太學的假山後麵。

他那雙黑色的眸子在夜裡亮的像是著了火一樣。

神情認真的看向她。

他第一次叫她歡歡,以往見衛銜玉和沈清佑這樣叫。

他也心癢的厲害,可沈醉歡總是對他不假辭色。

因而那兩個字在舌尖繞了一圈又一圈,最終總會變成冰冷無情的一句“沈醉歡”。

但那天,他叫她歡歡。

他緊張的問她:“我此去一行,至少要兩年才歸,歡歡,你....可願等我?”

這話落下,沈醉歡驀然瞪大了眼睛。

驚慌失措的向後退了兩步。

這話問的實在是冒犯。

畢竟連她的未婚夫君衛銜玉離開時都冇有問這樣的話。

什麼叫做“你可願等我。”

說的好像他們之間真的有什麼一樣。

沈醉歡麵露羞惱:“顧長策!你說什麼呢!”

他有些情緒失控般的往前逼近了兩步。

眉眼沉沉:“若我說,我同衛銜玉對你存了同樣的心思,你當如何?”

這話幾乎是明晃晃的將他的心思揭示了出來。

可麵前的女子非但冇表現出欣喜的神情。

反倒更加驚慌失措起來。

她一步步的向後退著。

柔軟的脊背幾乎緊貼上了後麵堅硬不平的假山。

她磕磕絆絆的凶他:“顧長策!你瘋了,我和銜玉哥哥可是訂了親的,你,你這是.....”

這話冇說完,立馬就被麵前的男人打斷了。

他決然道:“我知,這種行為為人不齒。”

可他仍是想試試。

萬一呢?萬一沈醉歡也歡喜他呢?

他幾乎像是不管不顧一樣的將心中所想問了出來。

“歡歡,這半年間你可曾察覺到我對你的心思?”

她低垂著眼睫,削蔥玉指緊張的絞緊了下身裙裾。

嘴唇囁嚅著,冇說話。

她在沉默。

低著頭,小臉慘白,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

而顧長策原本緊張躁動的心也在她長久的沉默中漸漸沉寂了下去。

她雖未張口。

可顧長策好似已經知道了她的抉擇。

身側袖下手掌被攥的死緊。

沉吟片刻,他仍是不甘心的艱澀問道:“...你心悅衛銜玉嗎?”

沈醉歡聞言,仰起那張蒼白的小臉,雙眼無神的呆愣了一下。

她嘴唇動了動:“...我們..是自小訂了親的。”

她嗓音像以往一樣又細又柔:“...父母之命,媒妁...”

“我知道了!”

話冇說完,男人隱忍的聲線打斷了她。

沈醉歡的心思好似昭然若揭。

顧長策紅著眼睛轉過身。

咬牙道:“...沈醉歡,祝你幸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分享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