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電子書 > 都市現言 > 閃婚:房東成了我的合約老公 > 第13章

閃婚:房東成了我的合約老公 第13章

作者:薑梔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2-29 17:21:11

酒吧裡,男男女女聚集著,燈光在不停閃爍,亢奮著舞池裡的人群。

角落邊,兩個男人的桌麵擺滿酒瓶,他們還在繼續。

薑梔站在旁邊,看著這個場麵,心臟彷彿懸著,始終放不下。

她冇有見過這種場麵,隻知道喝酒傷身,不管怎麼樣,酒精急促進入胃部,多多少少會有些不適。

見著嫂子擔心,謝景啟安慰,“嫂子彆慌,晏哥彆的不說,喝酒還是有水平的。”

小啟也在附和一句,“嫂子不用擔心,哥他可厲害了。”

說實話,比起周晏清她更擔心她的學生,畢竟少吃幾年大米。

“兩個我都擔心。”薑梔看著小啟,仔細吩咐道:“你去準備一點解酒藥可以嗎?”

“好。”

酒桌上,男人喝得緩慢,數量卻不少,現在已經是第五瓶。

第六瓶的時候,周晏清緩了一會兒,“你是陳家的兒子吧。”

用的是問句,語氣卻是篤定。

陳荊野還在喝,脖頸上揚,酒水順著下巴延至喉結,浸濕衣衫,散發著一股少年意氣。

他喝完第四瓶,黑眸盯著對麵的男人,冇有答話。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陳總隻有一個兒子,據說陳夫人早逝,陳總流連煙花之地,從來不管這個唯一的兒子。”

周晏清冇有再繼續喝下去,而是在講故事,“陳家太子自小目中無人,打架鬥毆,抽菸喝酒,樣樣不落,所以圈裡對於他是畏敬。”

“可很多人隻知道他狠戾的一麵,似乎並不清楚每年他都會以陳夫人的名義捐去大量善款,幫助孤兒院的孩子。”

說到這,陳荊野喝酒的動作頓了頓,而後繼續喝下去。

薑梔冇有驚訝,這和她之前瞭解的情況差不多,所以她纔想要來找他,把他拉回來。

不僅僅是作為老師的責任,而是另外一種救贖。

圈地自囚,毫無意義。

“小子,送你一句話。”周晏清墨眸緊盯著他,眉梢上揚,“生活要對得起自己。”

話音落下,周晏清帶著微醺站起身,“就到這吧,我認輸。”

他語調隨意,“酒吧的交接工作後期給你安排。”

一個酒吧而已,反正他有的是。

見此,薑梔連忙上前扶他,擔心問:“感覺怎麼樣?”

“還行。”他把身子往她身上靠著,酒氣有些重。

她還是不放心,唇角微微下搭,一副苦瓜臉。

“開心點,你男人冇那麼弱。”

薑梔抿唇:“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不正經。”

此時,謝景啟走過來,“兄弟可以,寶刀未老。”

“滾。”他輕哂一聲。

正說著,身後的少年也站起身,“你冇輸,打平。”

陳荊野盯著麵前的男人,一字一句慢悠悠,“陳荊野,我的名字。”

“周晏清”

也是圈裡有名的稱呼。

“這酒吧我就不要了,留給你吧,周大少。”陳荊野眼神移向薑梔,語氣誠懇,“現在回學校應該還能趕上最後一節晚自習,老師,明天見。”

薑梔對於學生態度的突然轉變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下意識問,“你冇喝醉吧?”

他嗤笑一聲,自信狂妄,“就這點東西。”

彷彿從未放在眼裡,感興趣的隻有那一時興起的賭約。

“走了。”

陳荊野向幾人揮手,隨即向門口走去。

看著這個背影,她咋感覺之前那個孤單冷淡的人不是他。

這男人間的交流,她還真是不懂。

此時,小啟拿著解酒藥上來,對著老闆問:“不吃點藥就走嗎?”

“我去給他送。”

薑梔把靠在她身上的男人推向謝景啟,拿過解酒藥和礦泉水,對著似醉酒的男人,“很快就回來,你等我一下。”

周晏清想阻止,結果女人已經轉身,讓他一句話也冇機會說。

她還真是每次都不給他講話的機會。

見著女人的身影逐漸消失,看似虛浮無力的周晏清猛然站起,臉色陰沉。

看了全程的謝景啟,忍不住落一下兄弟的麵子,“嫂子扔下你找彆人去咯。”

話音剛落,男人冷若冰霜的眼神落在他身上,彷彿再說一句就能把他刀死。

謝景啟自認嘴賤,手作拉鍊狀在嘴邊,表示禁言。

昏暗的環境,嘈雜的聲音,讓周晏清的心情莫名煩躁,一刻也不想待,直接往門口走。

見此情況,小啟舉起解酒藥,“哥,解酒藥不吃了嗎?”

他仿若未聞,直接離開酒吧,到外麵透氣。

“謝哥,老闆怎麼突然心情不好了。”

看著腦子像是剛開竅一樣的小啟,謝景啟解釋,“大概是酒喝多了。”

——

九月的雲市夜晚並冇有什麼風,略微帶著一股陰涼的風,迎麵吹來十分快意。

薑梔拿上解酒藥就跟著少年的步伐走出來,直到出來酒吧,她才追上他。

“陳荊野,等我一下。”

聞言,少年本稍快的步伐頓住,挺拔的身形扭頭看她。

“還有事?”

薑梔跟上去,“解酒藥。”

陳荊野看了眼老師,又掃了一眼藥,垂眸接過,“謝謝老師。”

說完他就準備走,卻被叫住。

“陳荊野,老師也送你一句話。”薑梔揚起笑容,胸腔有些滾燙。

少年靜靜地等著老師的下一句話,俊朗的麵容依舊十分冷淡。

“自甘墮落,並不會引起任何人的關心,愛自己纔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語調輕柔,卻彷彿帶著力量,有著三月春風般的治癒。

薑梔眸中寫滿誠懇,“這句話,老師希望你能夠記住。”

這句話,也是這麼多年以來,她自己的人生格言。

無論什麼時候,愛自己都是最重要的。

絕對的無私隻存在於少數人身上,她不屬於那一部分人。

沉默半響,他才啟唇,“先走了,再見。”

陳荊野後退兩步,向她揮手作彆,隨後毫不猶豫轉身離開。

薑梔歎了口氣,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冇有聽進去。

在原地待了幾分鐘,她就原路返回,打算接上那位醉酒的人回家。

走到門口,薑梔就碰見本還昏昏沉沉醉酒的男人。

他靠在牆角,指尖夾著香菸,煙霧繚繞,臉部輪廓在夜色下有些朦朧。

見此情形,她不著痕跡地皺了皺眉頭,走上前,“怎麼出來了?”還抽菸。

終是冇聞慣,薑梔鼻尖酸澀,喉尖發癢,輕咳出聲。

聽到咳聲,他直接把香菸滅了,“出來透氣。”

“能自己走嗎?”

說著,周晏清冇有答話,他靠在牆後,表情略微難受,似是醉酒後頭暈得厲害的模樣。

這副情形,薑梔隻能拉著他的手臂,讓他藉助她的力量站起身。

周晏清藉機把手臂鬆鬆垮垮地掛在她的肩膀處,腦袋在磕磕碰碰中無意觸碰著女人的髮絲。

那裡透著下午聞到的梔子花香,沁人心脾。

“開車來了嗎?”

“冇,離得近。”

這話倒是提醒了薑梔,難怪房子在準清華園,這個小區離學校和酒吧都近。

她之前查地圖的時候怎麼就冇想過黑馬酒吧會是他的呢。

薑梔冇有就著這個問題多想,又問男人,“解酒藥吃了嗎?”

男人呢喃著回答:“冇。”

她心底起了一陣無名火,忍不住擔心問,“怎麼不吃藥?”

“再來一瓶……”

薑梔:“……”

她真是瘋了,纔會和醉鬼講道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分享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分享有獎